左瞳

诗和远方 海和星光

伞修/黑道paro 《The Azrael》20

《The Azrael》20

初夏微醺的阳光洒在疏条交映的树影里。斑驳的落花和影子被午后的阳光拉的长长的,照在叶修光洁漂亮的额头。
自从苏沐秋“捅捅炙火老窝玩玩”的作死行为之后,叶修和苏沐秋就四处逃窜。苏沐秋整日不在帮里,今天去掏掏碎星鸟窝,明天去惹惹陨云地窖的。玩的叶修翻了个白眼只能说幼稚。

啧,虽说是逃亡,怎么一点气氛都没有。
叶修咬着笔杆子,看着窗外小B一如他家主子的春游脸,默默地表示鄙夷。

然而,在这旅游般的逃亡过程中,还是有些未知数的。
比如……

黄少天的到来。

﹊﹊﹊﹊﹊﹊﹊﹊﹊﹊﹊﹊﹊﹊﹊﹊﹊﹊﹊﹊﹊﹊﹊﹊﹊﹊﹊
六月的风虽说是暖,但却带着阴湿的水汽,吹着衣角眉梢,令人无端端的就打了个寒颤。
黄少天沉默着,静静地坐在叶修面前。

叶修讶异的挑眉,似是惊叹面前人的安静,又似是若有若无的明了。良久,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意,开口道:
“啧。烦烦啊,哥还真是没想到,有一天我们见面,第一句话居然是我说的。”

黄少天不语。
微沉的眼眸带着死灰般的呆滞和绝望,过了一会儿,才以微微嘶哑的嗓音,说:
“叶修。今天我来,是想找你办件事。”

叶修沉静如水,微微一笑。
“什么事?”

黄少天抬头,似是有点诧异于叶修竟完全不好奇原因。
“我想去Degenerate.”

“哦?”

“别骗我。你知道的。”

“那么……去多久。”

黄少天直直对上叶修的眼睛,眼神是无比执着而坚定的清明。

“一辈子。我不回来了。”

…………
沉默。

叶修突然笑起来,把烟头按灭在楠木圆桌上。
“可以啊。”

“但你得告诉我为什么。”

 
黄少天轻叹一口气。又低下了头。
良久,微微仰头,眼角已然红了一大片,水光潋滟在眼尾,在眼眶内浅浅的蓄起一小层,忽明忽暗的如同一潭清澄的湖水。
黄少天并不女气,甚至也没有一点半分温婉的清秀。可眼泪欲掉不掉的样子,此刻看起来却格外有一种惹人心疼的模样。

他却是笑着的。
那是无比浓烈的笑容。如同鲜血一般暗沉残忍却艳烈无双的美。如同饱含风霜下依然锁不住的灵魂。如同灼灼其华的牡丹,欲谢之时还是高傲的悲哀着。

他笑着,开口。刚刚吐出第一个字时,一滴眼泪却夺眶而出。

脸色白的如同一张纸,而他的声音也是。缓慢残破的音节拼凑出口,苍白而脆弱的如同下一刻就会戛然而止。
“叶修。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从前,有一只小刺猬。”

“有一天,它发现自己爱上了一只绿色的刺猬。那只刺猬什么都好,长的好看,也温和到从不介意别的刺猬踏足他的领域。”

“只是,他浑身都冰凉冰凉。”

“于是小刺猬就天天抱着他,他想着啊,如果我有一天把它捂得暖和了,他是不是……是不是就会喜欢上我。”

“小刺猬日复一日的抱着那只绿色的刺猬,柔软脆弱的腹部伤痕累累,甚至渐渐……变得麻木”
“它却还傻傻的,执拗地抱住他。”

“即使他从未收起过他的刺
即使它被他的刺扎的浑身是血遍体鳞伤。
它也从来没有放弃过爱他。”

“直到最后,小刺猬终于知道了那只绿色的刺猬只是一颗没有感情仙人掌。而且,在他身旁,也早已倚着一朵明丽温柔的花。”

“原来……原来这一切都是他自己自作多情。”

“原来,从头到尾,只有他一个在认真……”

话音未完,黄少天的脸颊上早已落满了冰冷冰冷的水痕。
他突然抬手,抿了一口苦涩的蓝山。任凭冰冷的泪水掉到醇苦的咖啡里。

叶修叹气。伸手,拦下他灌咖啡的动作。
“别说了……”

黄少天执拗地轻轻推开叶修的手,依旧灌了一大口下去。
真苦啊……苦的他都觉得自己心都弥漫在苦涩和冰凉之间。

“其实,队长那么聪明,他肯定知道的。”
“知道我这种……可笑而荒唐至极的感情。”

“多幼稚啊……一个副队,喜欢上一个同性的队长。如果换了我以前,恐怕早恶心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而队长却没有说——至少是没有表现出来吧。”

“到了这一步。我该满足了。”
“——也该,离开了。”

叶修有些不忍。开口,打算说些什么。
“可……”

黄少天扭过头,强忍住话语中颤抖的哭腔。
“那天,联盟猝不及防被反手围剿……”

那天的天气很好。
黄少天记得,自己从陨云后门杀到前面时,身上已经被污浊的猩红染的透彻了。
手很酸。却依旧紧紧握住冰雨尖锐冰冷的握柄,赶到队长的面前。

沾满了血液的脸颊带着汗水,颈边长长的血痕仍旧向下滴着血珠,一点一点,渗透进白瓷般的肌肤。
怕队长受伤。怕队长被抓,或说是……怕他死。


——
黄少天记得那天的样子。记得很深很深。一个细节都没有忘却。

“队长……抱着一个女孩。”

那天,喻文州抱着一个满身是血的少女。那个少女长的很好看,大概就是那天戏院里的那个女子吧……
喻文州抱着她,很焦急的样子。从来都温和舒展的眉目那时竟无意识的皱起。

他抱着她,吻她,对她说千万不要受伤,千万不要死……


黄少天的眼眶里的泪水愈加明显,几乎把视线染的模糊。
原来是这样啊……队长……

在我的世界里,我只喜欢他。而在他的世界里,我最喜欢他。

而他,却从未曾喜欢过我……
即使他知道我喜欢他。

“叶修,也许,我真的应该走了。”
“他很喜欢她吧?也许我走了,他们就真正能心无旁鹜地在一起了。”

黄少天苦笑,却带着真挚的祝福和希望。
“我想要他开心。至于我是不是那个让他开心的人……也许我可以放弃吧。”


叶修叹了口气。
“那,联盟……”

黄少天起身,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
似乎用尽了一生的力气。

“无论是谁。就说……”
“我死了。”


TBC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