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瞳

诗和远方 海和星光

伞修【信仰】 33

33
  
 
直升机很快火急火燎的就到了众人所在的小岛。

 
但当搜寻队的人找到时,他们的心情其实是日狗的。

 
好嘛,我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你们竟然……竟然光着脚丫子在沙滩上晒太阳吃烤扇贝???

好吧再见吧我们走了。【手动黄豆再见】



其实在看见直升机这么快就到了时候,联盟众人内心也是拒绝的。

EXM?以联盟的尿性不应该至少还有一天才能找过来吗???这跟我们说好的不一样啊???


哦,说到这个,其实是四大心脏和众人一起偷偷制定的一揽子坑蒙拐骗计划。

 
大概就是……
就是……

 
等联盟搜寻队过来之后,尽量装出“我很虚弱我要死了”的惨状,以骗取更多的新年假期√


但是现在……似乎就有那么一点点……尴尬了……

张佳乐站起身,豪爽的一口咬掉树枝削成的细木签上面的扇贝肉。拍拍衬衫上细白柔软的沙子,理了理衣襟,一副三好学生的模样。
“报告!我们这里一个人都没少,健康状况良好。可以准备回去了。”


直升机机长僵硬的点点头。

 
张佳乐如同小学生班长一样挺胸收腹的走在最前。刚准备走上台阶,却突然冲回烧烤的火堆旁。

 
…………

 
说着眼疾手快的抢走了黄少天的烤鱿鱼。

黄少天:【黑人问号???】

﹊﹊﹊﹊﹊﹊﹊﹊﹊﹊﹊﹊﹊﹊﹊﹊﹊﹊﹊﹊﹊﹊﹊﹊﹊﹊﹊﹊
飞机很快送走众人。叶修和苏沐秋顺利转机回到了H市,并在转机路上被苏沐橙训了一顿。
  

“看看你们!那天风暴多严重知道吗!就和你们说不要随随便便出海你们偏不听!!我们几个留在岸上的很担心的好不好啊知道不@&;6&&!:/.@72$)@!”

 
苏沐秋被宝贝妹妹训的头都抬不起来。低下去的头却带着些许温柔而幸福的微笑。

 
叶修默。
苏沐秋一定是个抖M……
 

“想什么呐!叶修你也是,都不好好劝劝我哥!你们知不知道这样有多危险!!幸好你们命大才没有@&;6&&!:/.286%%$)@!”

 
叶修被苏沐橙陡然提高的声音吓的一个哆嗦,随即也像被老师训的小学生一样默默低头


没办法……沐橙领导说的都是对的……


“沐橙我们知道错了啦……”苏沐秋弱弱的解释


“知道了就完了?以后还敢不敢随便去危险的地方了?!!”

 
“不敢了……”叶修绞着手指头,偷偷抬头看了一眼苏沐秋


谁知苏沐秋也正好看向叶修,眼神中带着些许狡黠而温柔的微笑。

于是两个幼稚鬼会心一笑。

 
苏美人立刻作西子捧心状。蹙眉缓缓倒地,一脸虚弱

 
“啊……我发烧还被妹妹骂,我好伤心啊嘤嘤嘤……”

 
“啊……沐秋啊……我们怎么这么命苦啊~我也感冒了好难受啊……”
“宝贝妹妹还骂我们……我死了算啦——”叶修也瘫倒在地,作痛苦不堪状。

 
苏沐橙冷若冰霜脸。

 
叶修偷笑,得意于自己的计策。刚想暗暗表扬苏美人优异(?)的演技,却没想到下一秒自己就被卖了。

 
“……我晕倒啦……要阿修亲亲抱抱才能起来……”【虚弱地】

 
“………”哦。

﹊﹊﹊﹊﹊﹊﹊﹊﹊﹊﹊﹊﹊﹊﹊﹊﹊﹊﹊﹊﹊﹊﹊﹊﹊﹊﹊﹊
春节假很快过去。接踵而至的,则是最后一个春节的大日子——元宵。
  
 
星星点点的红色灯笼挂在枝头。夜幕下星光映照着烛火。小小的街巷仍有除夕残留下来的年味儿。而传统的元宵节更多的载体也就是——元宵灯会。

 
柔和的光芒自各式各样的灯笼里撒出。有名胜古迹的缩小版,也有各类历史人物神王仙子之类的。

偶尔有古典的女子穿着汉服,提着小小的灯笼,无意有意的在你身边擦过。

 
人影不停的蹿动着。灯会里的人已经不能用多来形容了。每一个大彩灯就围着一大圈人,以叶修的身高只能看到一个角了。

 
不得不说政府还是很有心(钱)的。名胜区的彩灯都是按照真物缩小比例来做的。灯笼外壳也是花大钱请老彩灯艺人手作而来,制作精度、工艺都几近完美无瑕。

 
叶修一脸懵逼的看着满目的灯火阑珊。一边吐槽着人也太多了,一边暗搓搓的想去抢政府大佬的金库。
灯火映照着星光,叶修费力的挤开人群,出现在面前的,却是一个大大的萧山体育馆的彩灯。

 
彩灯是浅浅的蓝色。如同天空一样的澄澈。彩灯做的很用心,和体育馆的实物几乎一幙一样——叶修还可以看见他十几年前逃采访用的厕所后门。

 
内馆的样子看不到。不过可以看见顶层他曾经躲着苏沐橙偷偷抽烟的露台。
叶修不禁笑起来。想着苏沐橙拎着他的冠军戒指一脸嫌弃他的目光,却又止不住的想起那年十五岁的夏天。

 

那时候叶修已经学了点抽烟。整天在电脑旁吹着白烟,却被熏的不行的苏沐秋捏着鼻子骂

 
——你是不是准备飞升啊叶大仙!
——啧,当然是啊,我票都买好了。怎么,苏大仙,一起?


 
月光恰好柔柔的洒下,映了叶修一头一脸。

﹊﹊﹊﹊﹊﹊﹊﹊﹊﹊﹊﹊﹊﹊﹊﹊﹊﹊﹊﹊﹊﹊﹊﹊﹊﹊﹊﹊
叶修不知不觉就开始对着萧山体育馆的彩灯傻笑,无意识的叫了一声

 
“沐秋……”

 
没人回答。

 
“诶?沐秋?”叶修回头,刚想喊苏沐秋,却看到了乌压压一片的人群。
算了……还是慢慢找吧……

 
不得不说,这个主办方也真是吃饱了饭没事干。猜灯谜也就猜灯谜了,非得把灯谜挂在隐蔽的树枝上,还得让大家找谜面。

 
一不做二不休,叶修干脆利落的钻到树林里的偏僻的小道上,想着边找人边找谜面。反正就算真的找不到,某人也会找到自己的。

 
小巧玲珑的红色福包挂在桂枝上,藏在星星点点的红色彩灯里,几欲让人看花了眼。

 
啧啧啧,主办方真有心机……

 
叶修一边吐槽着主办方的不人道,一边眼尖的摘下一个小小的红色荷包
雪白的指尖划过柔软的大红缎面,打开后却没有了谜面。

 
取而代之的,是一段细细长长的红色丝线
丝线从荷包底系到外面的两条绸带上,然后系到近在咫尺的枝头,再一直通到远处。

 
因为丝线很细很细,又是夜晚的红色彩灯下,所以即使是叶修也没有注意到。
叶修蹙眉,白瓷般修长的手指轻轻抚上细细的大红,随即跟着丝线所系的方向,慢慢而去。

 
丝线径直系到另一个枝头,系的地方上挂着一个小巧的福包
叶修伸手取下,如愿以偿的看到了宣纸上的谜面

 
——
“苏沐秋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

 
叶修失笑。轻轻抿了抿嫣红的唇线,脸上带着醺人的笑意。

他好像知道这是谁的大作了。

 
红丝缠缠绕绕,一直缠到另一棵银桂的枝叶上。这次是一个三角形的点香包。

 
——
苏沐秋最喜欢的茶是什么?

 
叶修唇角的弧度愈发上扬,循着丝线悠悠而下。第三、四个谜面也依次显现。

 
——
苏沐秋最喜欢的天气?

 
——
苏沐秋最喜欢的地方?

 
叶修葱白的手心握住几张薄薄的宣纸。随着细细的红线,脚步加快了起来。
而他却没发现,在紧握着的玉白的手心中,几丝红线有意无意的缠绕上自己的小指。

 
下一棵树是棵小梧桐。虽说是小,却也和普通的香樟差不多了。疏疏的桐枝上有几片泛着黄色的梧桐叶。细但苍劲优雅的桐枝慵懒的伸出,将天上的一轮明月堪堪揽入怀中。

 
傍柳清溪夜,缺月挂疏桐。

 
叶修展颜。摘下最后一个大红绸面的荷包。
上面绣着一轮皎洁的明月。

 
——
苏沐秋最喜欢的人是谁?

 
叶修抬头,如愿以偿的看到了月下笑意温朗的苏沐秋。


细腻的月光洒在苏沐秋完美的侧颜上。初春的风吹过脸颊,吹起几丝带着月色的发丝。
眼眸里印着月光。清浅地如同一斛澄澈的湖水,静静敛着柔和而醺人的深情。


他笑的很好看。

 
良久,叶修攥了攥手里的宣纸,释然的一笑

 
“是我。”


 
TBC


﹊﹊﹊﹊﹊﹊﹊﹊﹊﹊﹊﹊﹊﹊﹊﹊﹊﹊﹊﹊﹊﹊﹊﹊﹊﹊﹊﹊
小剧场:

叶:找到那么多谜面,我全都知道。有没有奖励啊?

苏:没有。

叶:【耷拉着脑袋so sad】

苏:不过我觉得我那么费心的挂福包系红线的给你惊喜。我应该有奖励哦~

叶:???

苏:【眼疾手快的扑倒】

叶:!!!

评论(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