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瞳

诗和远方 海和星光

伞修/黑道paro 《The Azrael》17

《The Azrael》17

  
酒会上靡靡的华尔兹声音悠悠转起,飘渺而优雅的掩盖着桌旁各处的淫笑和污秽。
时不时有酒侍的娇喊,也许是“不小心”摔倒,也许是面对金主的小动作故作清纯的欲拒还迎。

  
叶修面色如常,眉目间却隐匿着几分不易察觉的冷笑。
来到另一个微笑着的男人面前,平淡的如同一杯水。玉白手指间是一朵刚掐下的白桔梗花

  
“黄少天那事……是你干的?”

  
喻文州依旧无可挑剔的微笑,优雅的如同一只天鹅,领边银白色的长排扣泛着冷然的光,却如同饲机而出的毒蛇。
轻笑,抚了抚腕上的幽蓝色宝石

  
“叶神以为呢?”

  
“我不认为你是这样的人。”叶修直言不讳
“但是……这话是黄少天亲自说的。”

  
“你知道的,他在你的事情上从不说谎……有也只有给你解释的份儿。”

  
喻文州低下头,微笑却掺杂着些许苦涩和愧疚
远远望向黄少天的方向,声音虚泛着飘渺不清的味道

  
“是,也不是。”

  
“说到最后,终究……还是我对不起他。”

﹊﹊﹊﹊﹊﹊﹊﹊﹊﹊﹊﹊﹊﹊﹊﹊﹊﹊﹊﹊﹊﹊﹊﹊﹊﹊﹊﹊
叶修揉了揉被酒气渲晕的难受的额头,朝着走廊深处走去。
珐琅的走廊到处是华贵的意式风格。在昏黄的灯光折射下发出淡淡的光。各种各样的颜色美的如同天堂,却让叶修本就结成一团的脑子绞的更加厉害。

  
墙边有两个人影。隐隐约约是一个男人把一个样貌清纯的酒侍推到墙上,脸颊靠的很近很近。

  
早已见怪不怪了。

 
本想转头离开这个污秽的现场,却微微瞥见那男人的一点点侧颜。

 
温柔的眉目敛着一池春水。原本漂亮而纯粹着笑意的双眼在深蓝色琉璃瓦的照耀下显得魅惑而妖艳。白衬衫上别着多情的红玫瑰。而那女侍,正脸红着轻柔的推着男人微染柠檬清香的胸膛。

 
苏沐秋。

 
叶修微微冷笑,手心的白桔梗花被无情的捏紧,凉凉的露水打湿了叶修瓷白细腻的手心。

 
“啧。苏帮主还真是好兴致。”

 
苏沐秋微敛了敛领口,嘴角扯出一丝残忍而魅惑的笑意,微笑着看向叶修。声线依旧清雅而磁性,此时此刻却好像染上了半分如同正忍受着的低哑

 
“一起么?”

 
叶修漫不经心的笑,状似随意的将手中残破着花瓣的白桔梗抛下,正了正西装上别着的蓝色妖姬

  
“不用了。”
“苏帮主……玩的尽兴。”

 
言罢,头也不回的离开。

﹊﹊﹊﹊﹊﹊﹊﹊﹊﹊﹊﹊﹊﹊﹊﹊﹊﹊﹊﹊﹊﹊﹊﹊﹊﹊﹊﹊
叶修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那条走廊的。
感受到自己的颓然,叶修不由苦笑着嘲讽起来

  
哟,还真伤心起来了呢。
搞的好像你真的喜欢他一样。

  
不过……你也就撞见这么一次
干这行的人……

  
说不定……以前更多。

  
即使是以前的你都没资格说的事儿,现在的你……
又算得了什么?

 
也够了吧?这种不清不楚的感情。
就今天了。

 
最后一次为他而难过。
就今天。

﹊﹊﹊﹊﹊﹊﹊﹊﹊﹊﹊﹊﹊﹊﹊﹊﹊﹊﹊﹊﹊﹊﹊﹊﹊﹊﹊﹊
见着叶修走远,苏沐秋笑着用深灰色的丝绒帕擦擦手,然后毫不留情的推开那女侍

 
“好了,戏演完了。”
“你走吧。”

 
微笑着捡起地上残破着雪白花瓣的白桔梗,嘴角的温雅一瞬间勾起了残忍
侧对着吓的面色苍白的女侍,微笑着看着叶修离开的方向。

 
“告诉你家主子,别打不该打的主意。”
“特别是……对他。”

﹊﹊﹊﹊﹊﹊﹊﹊﹊﹊﹊﹊﹊﹊﹊﹊﹊﹊﹊﹊﹊﹊﹊﹊﹊﹊﹊﹊
钢琴的声音响起,流利而优雅的琴音吸引着很多人。
钢琴旁的叶修冷静而安然的如同王子。白色衬衫搭配黑色西装外套正好将漂亮而精致的锁骨展露无疑。

 
玉白的十指飞快的在黑白分明的琴键上流淌,钢琴黑亮的漆皮反射着叶修略微苍白的脸颊。
长长的眼睫毛弧度般垂下,却更让叶修此刻略微病态的苍白显得令人心疼。看的人心里酥酥痒痒的。

 
好一个温颜如玉的美人。

 
接受着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占有欲望般的眼神,叶修的目光因酒气的渲染变得迷离。心里厌恶的冷笑着,却放任自己有意无意的抛出几个若有若无的媚眼。

 
酒真是个好东西。

 
人人皆道斗酒解千愁,真正喝了好几杯高度白酒,叶修却感觉到了那种昏沉的清醒。

 
身体昏沉迷离,而脑子却清醒无比。这种感觉,就如同硬生生夺走了你的所有希望。

 
本想着众人皆醒唯我独醉,得到的却是众人皆醉唯我独醒。

 
也对。就像要走的人你留不住,装睡的人你叫不醒。

 
一个绝望着清醒的人……
多少酒都灌不醉。

 
一曲毕。叶修拒绝了所有或暗示或威胁的“交易”,一个人坐在角落铺着红绒布的大理石椅上

 
本不擅长喝酒的他,却在最想喝醉的时候,成为了千杯不醉。

 
真是可笑……

 
叶修自嘲的笑着,自顾自灌下一杯龙舌兰
冰冷而醇香的酒液顺着叶修雪白的脖颈流下,晦涩而诱人的颓废着。

 
刚想再喝杯香槟,却不料一下子被人大力抓住手腕,狠狠地按到墙上。
然后是不由分说的吻。

 
铺天盖地而下,狠狠地汲取着叶修柔软的唇瓣和口腔里残留的酒气。
取而代之的,是清新温暖的柠檬味道。

 
不知道怎么回事,叶修闻着熟悉的柠檬味,却有点想哭。

 
抬头,轻轻抱住苏沐秋的脖颈,努力的回应着那个不明意义的吻。身上的人一愣,随即更加用力的抱住他。

 
眼眶有点热,大概是想哭。

 
罢了,罢了……
就当作最后一次的放纵吧。


 
苏沐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会突然失控拎起叶修就按在墙边狠狠地吻。
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的生气和心疼就倾巢而出。仿佛一直以来都有个声音喊着

 
不能让他喝酒,不能让他对着别人笑,不能让他一个人,还有……

 
绝对绝对不能让他伤心。

 

良久,叶修狠狠推开苏沐秋。别过头,堪堪隐藏住眼底一闪而过的水光
声音低低的,难掩难过的样子。却藏着浓浓的坚定。

 
他说……

 
“对不起,苏沐秋。”

  
“我玩不起的。”

  

TBC

评论(10)

热度(57)